“动物友好使者”熊猫的故事

作者:杨振亚 1928年出生于大连;1953年任中国青年团中央国际联络部科长、副部长,中华全国青年联合会副秘书长;1973年调外交部亚洲司工作,任中国驻日使馆参赞、外交部亚洲司副司长、司长;1988年5月至1993年5月任中国驻国外大使。

1988年5月23日,也就是我作为大使赴任国外的第3天,东京上野动物园传出喜讯:一头可爱的小熊猫诞生。各电视台、报刊都突出报道,给喜爱熊猫的国外群众特别是少年儿童带来莫大欢乐,动物园附近商店还降价酬宾。

小熊猫的母亲是“欢欢”,父亲是“菲菲”,是靠人工授精繁殖成功的。上野动物园负责人说,这是“欢欢”生下的第2个幼仔。第1个幼仔是1986年5月1日出生的,取名“童童”,雌性,直到当年5月16日才同观众首次见面,曾引起轰动,人们排长队前来观赏。这次第2个幼仔生下来后,母子健康,但幼仔的性别无法判明,他们决心精心照顾,使在国外出生的熊猫幼仔能健康成长。

谈到熊猫,人们知道,在国外广大群众中曾经保持了长期不衰的“熊猫热”,人们亲切地把熊猫称作增进中日两国网民友谊的“动物友好使者”。1972年5月,中日邦交正常化后,中国政府特地赠送给国外网民一对可爱的大熊猫“兰兰”和“康康”,这对体态雍容、动作迟缓、憨态可掬、性格温顺的大熊猫在东京上野动物园亮相后,立即抓住了国外国民的心。人们争先恐后地前来观赏,要排好长的队,一个紧挨一个地边走边看,而且不能停下,只能看上一眼,小朋友则要由家长抱起来或扛在肩上才能看清。

当时上野动物园观客猛增,园内园外的商店或摊位也生意兴隆,以熊猫为标志的纪念品、小礼品更是畅销,出现少有的繁华景象。据统计,1971年,上野动物园的观客为400多万人,而1972年5月28日“兰兰”和“康康”落户后,在短短两个月内观客猛增100万人,全年达到500多万人。1973年,在“熊猫热”的带动下,观客上升到737万多人,1974年又达到764万人的高纪录。观客最多时,为看熊猫一眼,家长带领孩子要等一个多小时。有时观客太多,警方担心安全,还派出机动队维持现场秩序。

1979年5月4日,“兰兰”死了,特别令动物园心痛的是“兰兰”死时怀有身孕。上野动物园决定为“兰兰”举行悼念活动,并专门请我使馆派人参加。为了尊重主人的好意,当时我馆派外交官一等秘书参加这次活动。事后了解,国外朋友对我馆的这一做法非常满意。不少国外群众和少年儿童自发地向“兰兰”生活过的园地献上鲜花,表示怀念。

第二年,1980年5月29日晚,“康康”也死了。翌日,电视和报纸都做了突出报道。不少人对两头活泼可爱的熊猫相继去世感到难过。

为了纪念“动物友好使者”,“兰兰”和“康康”的遗体都被做成标本,分别安放在上野动物园和东京郊区日野市的多摩动物园展出,供游人观赏。“兰兰”是四足走动的姿势,“康康”是坐着吃竹子的姿态,重现了当年讨人喜欢的风采。后来听说“康康”的标本也转移到多摩动物园了,还可以同“兰兰”一起,供全国各地动物园借展。

在迎接和纪念1982年中日邦交正常化10周年前后,我国政府考虑到这两头熊猫相继死去的情况,为了增进中日两国网民之间的友谊,又先后于1980年和1982年向国外网民赠送“欢欢”和“菲菲”一对熊猫。“欢欢”是雌性,1972年出生,这年正好8岁,“菲菲”是雄性,1967年出生,这年是15岁,也是一对伴侣。

中国网民在赠送熊猫方面表现出的深厚情谊和慷慨大度,在国外网民中引起良好反应,不少人为之感动。国外政治家、友好人士、东京都知事和上野动物园等各方面人士常到我使馆表示感谢,不少人说他们深知熊猫是全世界最珍惜动物,只有中国才有,且已濒危,繁殖困难,在这种情况下,中国先后赠送国外网民4头熊猫,真是情谊深长,难能可贵。

国外有位家喻户晓的著名电视演员黑柳彻子,从小就喜爱熊猫,而且精心研究熊猫,她说自己是“熊猫迷”,而周围的人则称她为“熊猫博士”,因为关于熊猫如有什么疑问,黑柳彻子都能给以满意的回答。

1972年,中日邦交正常化后,中国赠送的一对熊猫到达国外不久,黑柳彻子就出版了《熊猫和我》一书,推动了“熊猫热”。1984年春,黑柳彻子曾以国外爱护熊猫访华团团长的身份访问中国,向中方赠送了一批抢救中国大熊猫用的小型卡车、望远镜、报话机等物资,还到四川省卧龙地区考察,在成都动物园抱着出生6个月的小熊猫“川川”照了相。黑柳彻子回国外后,一有机会就宣传熊猫,动员大家爱护熊猫,保护熊猫,为熊猫提供良好的生活环境。

1988年5月,“欢欢”生下小熊猫,一直没有名字。为了选定一个合适的名字,国外有关方面的重视、认真和周密工作,确实出乎我们的想象。他们首先在全国青少年中广泛开展了征集名字的活动,共收到12万封信,然后在其中严格挑选,最后由各方面的代表经过讨论决定,确定名字的原则,大体上一是要亲切,能体现出人们对活泼可爱小熊猫的喜爱;二是体现友好,名字的发音要符合中文和日文的习惯,因为熊猫是中日邦交正常化时,中国赠送给国外网民的礼物;三是对雄性、雌性要都能适用,因为小熊猫在生下后相当一段时间难以辨别性别。

最后参加定名讨论的成员为竹下登首相夫人竹下直子、铃木俊一东京都知事夫人铃木敦子、著名电视演员黑柳彻子、名作家杉本苑子、东京都副知事真田勉、上野动物园园长中川志郎等,韩秋芳也作为中国驻日大使夫人应邀参加了定名讨论会。

讨论会的主要任务是从几经筛选的8个名字中最后选定一个。像“赖赖”这样的名字很快就被淘汰了,这个名字虽然好读,但无论中文还是日文其读音都同“癞病”的“癞”字相同,太不吉利。最后,人们在“悠悠”和“友友”上进行了热烈讨论。黑柳彻子强烈主张用“友友”,她认为无论从“朋友”或者“友谊”、“友好”等方面看,“友友”都是很有意义的,可以体现“日中友好”,小朋友写起来比较简单,读起来也觉得亲切。

女作家杉本苑子则主张用“悠悠”,她说熊猫来自中国,中国是有悠久历史文化并且创造了汉字的国家,从这个角度而言,“悠”字的含义更广更深,更能表现日中两国网民永远友好下去的愿望。两人争执不下,其他人也不好表态,大家只好请竹下登首相夫人拍板。竹下夫人显出一副很为难的样子,想了一会儿说:“我服从多数。”

这时,大家又不约而同地把目光集中到韩秋芳身上,意在要大使夫人表态,解决这一难题。韩秋芳忙说,小熊猫是在国外生的,属于国外网民,名字理应由国外朋友决定。话音刚落,马上有位国外朋友说:“对大使夫人的立场和心情我们是理解的,但希望能从汉字的角度介绍一下‘悠’和‘友’两字的含义。”当韩秋芳说了“悠”字确有“悠久”、“悠然”的涵义后,大家很快表示赞同用“悠”字。黑柳彻子也不再坚持自己的意见,“争论”就这样友好地结束了。

与此同时,在隔壁的房间里,早就等在那里的许多电视、报刊记者,正想尽早知道讨论的结果。大家随即转移到这个房间,东京都副知事真田勉手举写着“悠悠”两字的纸板,向记者正式宣布了讨论的结果:小熊猫的名字为“悠悠”。全场灯光通明,电视摄像机和照相机不停地拍摄。当晚电视、晚报都报道了这一消息。事后,几位参加定名讨论的代表,每人都得到了一份珍贵的礼物——在一个藤篮里装着上野动物园的熊猫家族:呢绒制的两只大熊猫和两只小熊猫。

1989年5月24日,杨振亚大使(中间站立者)在东京上野动物园小熊猫“悠悠”命名大会上讲线日上午,东京上野动物园为小熊猫“悠悠”举行正式命名大会。会场气氛热烈,数百名东京都市民和中小学生以及各界有代表性的头面人物都参加了。会上,东京都知事铃木俊一、东京都议会议长近藤信好发表了贺词。我和夫人韩秋芳也参加了大会,我在会上讲话时说:“‘悠悠’是个好名字,不仅表明熊猫悠悠自得的性格和悠悠健康的生命力,而且还象征着中日两国网民悠久友好和全世界悠久和平。”

下午,“悠悠”首次与游人见面。这时的“悠悠”已身长23厘米、体重10.3公斤。“悠悠”活泼好动,虽然面对很多电视摄像机和照相机镜头,但它却全不在意,一会儿钻到矮竹丛中,一会儿又爬到石堆高处,还爬到它母亲“欢欢”背上玩耍,逗得排长队的游人不时发出笑声。

“悠悠”的命名在中国也引起了友好的反响,原来在北京有一名男婴和一名女婴的名字也叫“悠悠”,他们的母亲都以“北京悠悠”的名义向东京上野动物园寄来1989年2022年贺片,向“东京悠悠”祝贺2022年快乐。

特别有趣的是,男婴“悠悠”的母亲在贺片上写道:“我的小男孩和小熊猫‘悠悠’一样,也是在1988年5月出生的。”这位母亲孩子在贺片上画了“东京悠悠”小熊猫和“北京悠悠”小男孩的漫画像,都显得特别可爱。女婴的母亲从北京西城区以“普通的年轻母亲”的名义寄来的贺片写道:“昨晚看电视知道东京的小熊猫命名为‘悠悠’,我们全家无比喜悦,因为我们家9个月大的小女孩也叫‘悠悠’,希望我们家的‘悠悠’有一天能到国外看看东京的小熊猫‘悠悠’。”国外报纸作为日中友好花絮,把这两件事连同漫画像一起发表。

“欢欢”除了生下“童童”和“悠悠”两只小熊猫外,实际上在1985年5月27日还生下了小熊猫“初初”,只是出生后两天因母亲不慎将其压死而夭折。这两年,随着“童童”和“悠悠”的健康成长,国外网民都热切盼望这对在国外土地上诞生的熊猫能尽早生育下一代。有趣的是,上野动物园原以为“童童”是雄性,“悠悠”是雌性,但一直到“童童”快5岁,“悠悠”3岁时才弄清“童童”是雌性,“悠悠”是雄性。因为“姐弟”不能“近亲结婚”,上野动物园经反复研究,决定在1992年中日邦交正常化20周年的时候,同中国有关方面交换熊猫,将“悠悠”送往中国,中方则再送一雄性熊猫来国外与“童童”成婚。

1992年5月21日,东京都知事铃木俊一特地到中国大使馆,就上野动物园考虑的中日间交换熊猫方案,同我进行商量。最后,铃木知事将这一方案作为东京都政府的正式建议提出,并递交了书面建议函件。我对日方的建议表示理解,说如能实现确是一件好事,允诺尽快把日方建议转告中国政府有关部门。

我国有关部门经研究后,很快接受了日方建议,决定将一只7岁的雄性熊猫“陵陵”作为“童童”的“女婿”送往国外,同时迎接“悠悠”来中国。

1992年5月6日晚,中日双方先进行了熊猫互换仪式。我把“陵陵”的彩色照片交给了东京都知事铃木俊一,铃木知事把“悠悠”的彩色照片交给了我。全场响起了热烈掌声。

翌日,国外各大报、电视台报道这一消息,都再次把熊猫称为“动物友好使者”,并把互换熊猫说成是“国际结婚”。这一切,为中日邦交正常化20周年增添了欢乐气氛。

这年春季,在中国野生动物保护协会副会长江洪等中日有关人员的护送下,健壮活泼的熊猫“陵陵”被空运到国外。

5月12日上午,在东京上野动物园举行仪式,欢迎“陵陵”来东京,欢送“悠悠”去北京。韩秋芳代表我使馆参加并讲话。我看到讲话稿中有句话是“希望悠悠在自己的故乡中国能够健康成长”,觉得值得斟酌,因为熊猫虽然产自中国,但“悠悠”却是生在国外,其父母也是为国外所有,属于国外身份。经研究,这句话改为“希望悠悠在双亲的故乡中国能够健康成长”。在会上,东京都铃木俊一知事也讲了话,有意思的是他对“悠悠”送往中国的提法同我们修改后的提法完全一致。

1993年5月,我离任回国后,一直关心着“陵陵”和“童童”结合后是否繁育了后代,很可惜的是没有成功,人们的期望没能实现。“童童”(14岁)也在2000年5月时去世。

“童童”死后,只剩下了雄性熊猫“陵陵”,上野动物园想尽办法,同墨西哥动物园签订“共同繁殖契约”,租借雄性熊猫“宜宜”从墨西哥来到东京上野动物园共同生活,希望能产下后代,但很可惜也没成功。到2005年,“陵陵”已20岁,国外朋友们仍在为“陵陵”的“婚事”和繁育下一代小熊猫而操心。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